羅永浩6個億揮霍之后資金鏈斷裂,老羅沒錢了或將成為下一個老賴

發布時間:2018-10-22 瀏覽:444

近日,錘子成都研發中心解散的傳聞,再度讓羅永浩陷入輿論焦點。即便最終真如錘子自己公布的,僅是一次合理的內部優化,但錘子陷入某種經營危機,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羅永浩雖然早年曾因當新東方英語教師期間的“老羅語錄”而成為第一代網紅,也曾經創建過幾個影響力有限的網站,但終究算不上互聯網產業出身。其與那些互聯網巨頭公司創始人的背景及經歷,還是存在較大差異的。所以嚴格意義來看,羅永浩也算是從傳統行業轉型到互聯網的案例了。

但羅永浩憑借聰明的頭腦、極富感染力的推銷、以及較強的資源整合能力和執行力,確實把錘子手機(堅果手機)做進了大眾視野。

羅永浩以產品思維取勝的互聯網理念,落后于互聯網領域的戰術發展,自然無法搭著互聯網這條大船獲得成功。

但即便如此,如果能很好地回歸并應用于傳統企業,由于相比傳統企業的產品理念,還是有極大先進性的,因此還是有成功機會的。

但可惜羅永浩本身也沒有做過傳統的手機產業,并沒有建設線下營銷渠道的經驗,所以錘子的處境才會如此尷尬。

OPPOVIVO憑借國內線下渠道的優勢;一加手機憑借海外渠道的優勢;華為憑借運營商渠道的優勢,都有不錯的發展。唯獨錘子手機,在互聯網領域,只有不足以制勝的產品思維,在傳統行業領域,又沒有強大的渠道優勢,如何競爭?更何況中國沒有一家企業具有蘋果一樣的市場話語權和影響力,即便自己的劉海兒多么奇葩,也可以堅稱是對產品的引領,并最終可以引起其它企業情愿或不情愿的效仿。錘子的產品體驗再好,似乎也只是一種孤芳自賞。

錘子和羅永浩如果希望涅槃重生,并不是說要弱化產品思維,而是需要強化在其它方面的戰略性投入,例如是否能像小米一樣引入生態鏈企業共同做大蛋糕,是否能積極拓展線下渠道等等。

而對于眾多傳統企業,錘子的案例可以說是極具代表性的。傳統企業轉型互聯網,目標絕不應該是成為一家“互聯網企業”。而應該是在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的基礎上(如渠道優勢、客戶關系優勢、采購優勢、工藝優勢等),對產品、運營、推廣等環節進行優化,包括借助各種互聯網科技和工具,提升自己的產品體驗和運營效率。否則丟掉自己本身的優勢,撿起某個自己看得懂但其實已不再重要的互聯網思維,全新打造出一個互聯網公司,很容易面臨戰略不足而戰術落后的窘境。

錘子成立6年了,市場占有率一直沒有超過0.1%,年年都在虧損,現金流永遠為負,凈資產永遠為負數。我不知道資本市場、投資人、成都政府到底看好它什么?是看好它輸出全靠吼的黑科技?還是看好羅永浩那張信口雌黃的嘴?

錘子科技曾于2016年經歷兩次面臨倒閉的困境,20178月,羅永浩透露錘子科技已完成接近10億元融資。后來被媒體挖出其中6億元為成都市政府領投。

現在,這6個億也快燒完了,據知情人士透露,錘子科技5月份的賬上可用現金只有5000萬人民幣,515日發布的堅果TNT工作站也沒有取得成功,發布5個月后依然沒有出貨,目前在京東上的產品也早已下線。

當然,這個智障發明能夠生產下線,就是對人們智商的侮辱,是對公眾財富的浪費。因為這個根本不是什么黑科技,微軟windows系統就自帶語音操作的攻能,十幾年前就支持了,把你的老電腦插上麥克風,開啟語音識別功能,你也能學羅永浩老師那樣做PPTexcel,在辦公室大喊“插入、變粗、變大”!

1016日下午,記者去探訪位于成都市猛追灣世茂大廈的錘子科技成都總部辦公室。結果發現發現世貿大廈昔日醒目的錘子的標志已經消失。公司前臺空無一人,辦公桌椅大量空置無人,僅看見寥寥幾位員工。

根據成都當地媒體在今年8月份的統計,錘子科技總部西遷成都以來,共解決當地就業人員總量208人,其中包括管理人員4人、研發人員98人、營銷人員2人、客服人員95人、運營支持人員9人。

嗯,不錯,拿著政府6個億的投資,拉動了成都200人的就業,然后依舊快完蛋了。就這水平,還不如一個三流餐飲連鎖店呢,還吹什么改變世界?請問錘子對成都市做出了什么貢獻?對成都政府和人民又有什么回報?當然了,羅永浩老師肯定不在乎,他就是以罵政府出名的,你給他投資,他說不定還罵你傻逼錘子呢。成都政府這也算“求仁得仁”了。我不心疼成都政府,我心疼成都人的6億血汗錢。

2016年的時候,錘子和羅永浩就快完蛋了,五年來做手機做得一塌糊涂,東西不行,品控太差,產能跟不上,售后等于沒有,除了天天在微博罵消費者,已經完全沒有生命力的一家企業。20169月,錘子科技投資方成都尼畢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份招股書顯示,該年上半年錘子科技虧損1.92億元,2015年全年虧損4.62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99%

然而就是這么個快完犢子的企業,在20178月起死回生了,20178月成都政府設立了1000億元的成都發展基金,設立20億元的“四板基金”、10億元以上的金融科技產業創業投資基金,鼓勵發展金融資訊科技產業。根據當時羅永浩對外透露的信息,成都政府的6億元有一半是股權融資,另一半是債權融資,此外加上羅永浩從其他私募基金渠道募得的資金,一共有十億元人民幣。

羅永浩拿到成都政府的六億融資后,錘子科技將總部遷往成都,此外還注冊了三家公司,分別為成都錘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暢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

可以說,成都政府大慈大悲救了錘子科技。但當時就有人質疑,在阿里蘇寧等大資本都已經因為風險放棄了投資錘子的時候,當錘子已經負債累累資不抵債瀕臨倒閉的時候,成都政府憑什么看好這么一個企業?成都國資基金投資這么一家破了凈資產、債務三個億、瀕臨倒閉的公司,有沒有經過國資委審批?如果將來錘子倒閉,贖不回債務,那么算不算國有資產的流失?

成都政府投資錘子科技的決策,來自于一份可行性報告。



當年錘子科技股權投資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編制服務中選候選人公示顯示,本次投資的可行性研究報告編制服務的第一候選人為四川杰佳杰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而通過網絡搜索找不到四川杰佳杰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的任何信息,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同樣找不到該公司的任何信息。但據網絡搜索和信用系統查詢,可以找到一家“成都杰佳杰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該公司信用信息顯示其注冊資本為50萬元,社保參保人員1人,是一家空殼公司。

一家空殼公司,是如何成為第一候選人的?

由此可知,這份報告有多么兒戲,當時的決策是多么輕率。為什么當初沒有人阻止和質疑呢?外界是有反對的聲音,但對于體制內的工作流程,起不到任何作用。政府的財政投資,一般是源自于上級指令和發展規劃,比如說政府要發展高新科技產業,只需要找一個科員寫材料,上級處長審核通過,各個處長會同簽字,報領導批示,開會討論,討論通過就可以了。

這個流程是封閉的,外部的呼吁不起作用,內部人員只對自己分管的環節和上級要求負責,根本沒工夫也沒有專業知識去了解錘子科技到底是個什么錘子。關鍵的節點,就是那個寫材料的科員,那個分管的處長,那個最終拍板的領導,做通了這幾個節點工作,別說錘子,雞毛都能拿到幾億融資。

所以,如果將來錘子完蛋了,羅老師跑路了,各位也不要怪羅老師嘲笑成都政府是傻子。

當初羅永浩為什么要把錘子搬到成都呢?是回報成都政府和人民?當然不是,他不只是看上成都政府的投資,還看上了成都的“國家補貼”啊。

對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傳感控制、增材制造、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機器人、無人機等新技術企業,按照投資額的20%給予最高1000萬元補貼;對建設數字化工廠且投資額在5000萬元以上的智能制造企業,按照投資額的10%給予最高1億元補貼。

什么人工智能、虛擬現實、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羅永浩需要有嗎?不需要,他只需要在給政府的計劃書PPT中寫一下就可以了,他說有,他就有。

你知道,這世上有一伙騙子,一幫妄人,這幫人滿嘴高大上的口號,肚子里都是鬼蜮伎倆,他們人脈廣泛,消息靈通,見縫插針。政府要搞科技創新,他們便搞科技創新;大企業說要搞人工智能,他們就也搞人工智能;國家說要做芯片,做操作系統,他們也裝模做樣順竿子爬,每天在空空如也的織布機上忙活,手上托著不存在的布料嘖嘖贊嘆,仿佛做著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事業。

他們整天在社交媒體上吹得熱火朝天,卻從來沒有想過真正做產品,做服務,老老實實做生意,打造一個可以盈利的金融公司。他們想的就是寫PPT、吹牛逼,吹個肥皂泡,吸引投資,乃至于騙國家補貼,薅羊政府羊毛。就像《皇帝的新衣》中那兩個騙子裁縫一樣,皇帝和群臣都上當了,卻都顧著臉面,不肯承認自己上當了。全社會缺一個敢說實話的小孩子,所以這幫妄人和騙子才可以無往不利。

羅永浩拿了6個億之后,一年來干了這么幾件事,發布了幾個貼牌手機,發布了一個狗屁不通的TNT電腦(不能叫電腦,是安卓顯示器)。

現在,據說錢快燒完了。

最后,放一句羅老師的警世名言,請所有的投資人記清楚:

"80%的投資人都是傻子,風投的那幫孫子只要有錢賺就會撲上來,不用慣著他們,否則你去舔他們也是白舔。"——羅永浩

以上就是聚惠企業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的熱點資訊,如果你還想了解更多相關的資訊關注我們哦,我們定期更新熱點資訊哦。


預約咨詢

留下你的聯系方式,我們的咨詢顧問將與你聯系,免費咨詢。

内蒙古11选5任选